关闭 asdsadsadsadsadsa
如果您觉得老司机开车啦好请告诉您的朋友, {756433.com} 备用网址发布 请收藏!
  • 【偏乡小传】
字数:112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偏乡小传-上  早上,平静的床、平静的窗。  桌上杂七杂八的课本,和手写的纸张交叠在一起。  一切都那么那么的平静、安详「老师~~~~~~~~~~」  一道细细柔柔的呼喊,从窗外传了进来,刺进我的耳中。  我皱了皱眉,将这破坏美好早晨的声音赶出耳朵。  翻了身想继续睡个回笼觉。  「老师~~~~~老师~~~~~」  见我没有起身,幽幽的女声叫得更是急促。  「哇!!」  我被这神似恐怖电影中女鬼的索命声,给吓得跳了起来。  「呀…老师……快六点了……」  声音的主人被我突然跳起的动作吓了一跳。  「啊……雨嘉谢谢你,对不起,吓到你了。」  身为一个老师除了刚睡醒衣衫不整,还被好心来叫自己起床的学生吓得心神不宁,也是够没有尊严的了。  「没关系,我先去打扫教室了。」  雨嘉的头从窗口退去,惊魂未定的神情展露在眼镜后眨个不停的眼睛上。  「好……拜託你了,雨嘉真是老师的好帮手!」  我展现出最和蔼的笑容,夸奖这个尽责的小班长。  「没……没有啦…我去打扫了…」  雨嘉的双颊飞起红晕,慌忙的鞠了个躬就往教室方向跑去,标志性的及肩双辫在脑后跳跃着。  乡下的小孩就是单纯,稍微夸奖一下就乐不可支。  乡下?嗯…是的,乡下。  距离最近的火车站要骑车一个小时才能到,对外的公车早上下午各一班。  绕着小镇跑的倒是大半天都拦得到,看起来五十多岁的司机大哥也随兴,只要车上没人就当计程车开,拦下来要去哪就去哪。  当然,也只限於在村子里。  那么我怎么会跑到这个地方来呢?我一边刷牙一边回想自己怎么来到这个鬼地方。  从我大学毕业之后,就找了一年多的工作。  每个都要求立即上手、专业素养,能接受新手的工作,给的薪水又低到没向家里伸手就活不下去。  女友嫌我眼高手低,我怨她不知生活辛苦,三年多的感情就这样被现实击败了。  失去女友之后,我对城市也没什么放不下的。  索性就找了个偏乡教师的工作,顺便转换个环境,重新开始人生。  其实这种地方的教师工作是挺不错的,给住包水电。  乡下地方小孩子又少,整个小学从一到六年级也才十来个学生。  整个学校都归我管,只有个教育局的专员,三不五时来看看状况。  每天的课排到下午四点就放人,上课的时候也发发功课下去做,有问题的再各年级分开教学,其他时间自由安排。  乡下又不比城市,从小什么都要比,每个放学都赶着去上才艺班。  在这种地方,就算一个礼拜都没教课恐怕也没人会说话。  毕竟,学生们的爸妈大多在外地讨生活。  家里就爷爷奶奶在种田、工作,老人家连工作都忙不过来别说盯着孙子的学习进度了。  不过,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这个浅薄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洗过了脸,把草草写在纸上的教案整理了一下,和今天的课本一把抱起,推开门向教室走去。  「老师早~~~~」  「早安,程萱、柏予,今天也这么早就来啦!」  「是啊!我和柏予约好了要去后面找老师说到的含羞草,我家旁边都没有。」  短发、皮肤黝黑看起来像个小男生的程萱很有精神的报告行程。  在她身后胖胖的柏予,虽然是个男生但也只是跟着点点头,没点主见的样子。  「好~~~等一下上课不要迟到喔!」  「知道了」  程萱向我挥挥手,就拉着柏予往后面的小山丘跑去。  这个小女孩每天跟男生混在一起,上下课的时候总有一堆活动和不同的男生一起胡闹,真是看不出点女孩子样。  不过也是高年级生了,之后上了国中就会有女孩子的自觉了。  一转身差点撞到一个小小的身影。  「尚琪,你怎么一声不吭的躲在我背后?」  我看着三年级只到我肚子的尚琪问道。  「因为老师刚刚在和程萱说话嘛……对了老师!我昨天有看到,城市里真的有摩天轮吗?盖在大楼上的喔!不会掉下来吗?怎么盖的?」  尚琪草草的解释了一下,就把话题转向她感兴趣的城市内容。  爸妈在城里忙着工作很少回来,让这个三年级的小妮子对城里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也由於经济状况还不错,她家里是少数有网路的家庭,也让她三不五时就能从网路上挖出一大堆似是而非的城市讯息来问我这个城里来的老师。  「有、有……那个是用盖大楼的工具把材料都弄上去,然后在上面装好。在这之前还要经过很多的计算,让大楼不会垮、风不会把摩天轮吹倒……」  我尽量用我浅薄的知识说明,让她那所知不多的小脑袋可以理解,边向教室走去。  「老师…打扫好了……」  雨嘉站在教室门口迎接我,直条纹的衬衫、小碎花的裙子配上圆圆的眼镜。  只要稍微改变一下衣物的颜色和质料,就像个秘书了。  全校十来个学生中,也只有她和尚琪会穿裙子。  尚琪大多是小洋装,雨嘉就是个邻家少女。  而且好像只有那条裙子而已,没看到她换过。  这大概就是家庭的差异吧!「谢谢雨嘉!尚琪也快回到位子上,我们准备要上课喽!」  我敲了敲尚琪的头,把一脸不悦的她赶回位子上。  双颊红通通的程萱和上气不接下气的柏予也在最后一刻溜进教室,虽然这个小教室没有严格的上下课时间,但超过太久没进教室我还是会到处找人加训斥一顿的,所以大家都蛮守规矩的。  大家都坐定后,稍稍提醒一下平日别玩得太疯、出去要让家人知道等等例行事项,就把要给大家写的讲义发下去。  看了看大家写的状况,指导一下看不懂题目或是有新进度的几位同学。  顺便敲了敲不专心写讲义,顾着和伟峰打闹的程萱后。  就回到我的位子上,看着大家写作业和自己的教学方案。  虽然不是很重要,但这个教学方案不弄可是不行。  不然那个李专员一来就没完没了,小小一个管东管西,只要我有什么疏乎了就会念上半天。  明明年纪不比我大,身高也没超过我肩膀,气焰可是比我高得多了。  所以教案这种东西还是要写给上面的看,不然下次她来我可没好日子过了。  「老师……我写好了」  雨嘉的声音在我旁边响起,仍是惯例的第一个交卷。  班上唯一的六年级生,依然保持着她不可动摇的各项第一。  「嗯……写得真好,雨嘉很用功喔!再来写这一份国语的讲义,写好之后就可以看自己的书了。」  我微笑的递给她今天最后一份功课。  「谢谢老师」  雨嘉也照例让双颊染上害羞的红晕,转身回到坐位时「啊呀~~~」  嗯…又华丽的跌倒了,飞起的裙子中小兔图案的内裤一闪即隐。  「没事吧?」  「嘿嘿嘿……没事…我有小心的」  在我习惯性的关怀和她习惯性的回答中,雨嘉再度回到自己的座位。  除了功课和家事类之外,雨嘉就是个连平地都会跌倒的女孩子。  虽然这种呆萌属性在她身上是有加分效果(在程萱身上就感觉奇怪了),但两、三天就会在教室摔一次,大家也都见怪不怪了。  噹噹噹~~~~~正当我埋首教案撰写和时不时学生来问问题的过程中,桌上的闹钟响起。  「耶~~~~下课了!!」  程萱站起来把书往上一丢,大声欢呼。  「程萱……上次不是才说了不能丢书吗?把它保护好,以后读书的小朋友还可以用呢!」  我扶着头,无奈的看着这个讲不听的小孩。  「啊……我忘了……来上课前还记得的…都怪柏予早上和我玩…」  程萱一脸懊恼,转头责怪满脸通红低着头的柏予。  「不要把自己的过错推到别人身上,昨天说好了,如果再丢书的话,今天就负责打扫教室喔!」  我板起脸,不给她讨价还价的余地。  「好~~~~~~~~」  程萱无奈的回应。  「嗯~~~下课」  我一声令下,其他的小朋友一窝蜂的冲出去。  平常动作稳当的雨嘉今天也是匆匆忙忙的提起书包往外跑,毕竟是只上半天课的礼拜三,大家兴奋的去过小周末。  我收了收东西准备回宿舍,教室里程萱和三、四个志愿留下来帮她的男同学已经边打扫边玩了起来。  唉……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傢伙,反正宿舍那就能看见教室,也不怕他们玩疯了会打破什么东西。  「刘老师,下课啦!」  「赵老,今天又麻烦你了。」  在我回到宿舍的这一小段路上,一个老人家背着一堆回收物向我鞠躬问好。  「是啊!赵老,今天又麻烦您了。」  「哪儿的话,有这些事让我忙,才不会老人痴呆呀!」  老人家挥挥手又点了个头,提着回收物向学校外的小屋走去。  那个是赵老的住处,没人说还真以为是个小仓库,只有十来坪。  后面有个铁皮的小浴室,前面路边就堆着回收物。  学校的整洁也是拜託他整理的,由教育局那里拨钱给他。  加上老人年金,没结婚的赵老也是够过日子。  由於住得离学校近,我常进出买饭之类的也会给他带上一些东西,大家生活在一起关系也不错。  回宿舍整理了东西,盥洗了一下。  从书桌前的窗子望出去,教室里那群小鬼头还在打闹。  真是…不去阻止一下,恐怕他们就在教室闹到天黑了。  我拿了钱包,走向教室。  「看我的爆裂斩」  「看我的无极星辰爆」  还没打开门就听到一群小屁孩拿着扫把打闹的招式名,还没上国中就会取这么中二的名字,上了国中大概更不得了……「打扫个教室你们要闹多久啊!还有柏予、伟峰、尚程、毅豪,你们四个都留在这里干嘛!」  我打开门尽可能用凶悍的态度说着。  「啊~~~没有啦!因为我们等一下要去溪边玩,所以他们留下来陪我打扫啦!」  程萱嘻嘻哈哈的说道,其他四人一起点头,大家都面带笑容。  算了,看来我要走凶恶路线是没办法了。  怎么我们小时候只要老师一个脸色就吓得不敢出声呢?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好啦好啦!你们快回去吧!」  我挥了挥手把他们赶出教室,锁上门准备出去买饭。  「嗯?这是什么?」  在门的后面掉了一本小册子,看起来髒髒旧旧的。  上面写了「日记」  两个字。  看着字迹和班上可能有写日记习惯的,大概只有雨嘉了。  就算是小孩子,也是有自己的隐私的。  身为老师的尊严,我完全没有翻阅的念头。  「顺便送去雨嘉的家里吧!」  我喃喃说着,向街上走去。  「哈……哈……」  经过赵老的小屋,突然听到十分费力之下的喘息。  依我的人生经验,只有在做重量训练和床上运动的时候会发出这种声音。  以赵老的年纪,会做什么重量训练我想是不太可能了。  但他孤家寡人一个,又怎么会发出做爱的喘息呢?我探头往里面看,小小的桌子和两张椅子,一台老旧的电视。  「哈……哈……」  「伯…快……」  虽没看到赵老的人影,但从不断的喘息声和断续的说话声判断,应该是在里面的房间。  我探头往房子外看去,房间那面墙上有个小窗子开着,但那侧也正面对着河流。  窗子下虽然有可立足的地方,但窄得恐怕连猫都会摔死。  虽然前途险阻重重,但在窗里断断续续的春情呼喊下,我还是鼓起勇气靠手指攀住窗边,踮起脚尖往窗口移动。  在此说明,我并不是对赵老的身体有什么兴趣,只是好奇这个六、七十岁的老人是在和什么样的对象从事活塞运动而已。  特别是刚刚听到的说话女性,年纪应该不会太大。  「差……一点…」  虽然距离不远,但地势的恶劣和准备偷窥的心理压力,让我不得不低声为自己打气。  「乖宝贝……把屁股抬高…高点……」  赵老气喘吁吁的说话声已清晰可闻,我也只差一步就踏入邪恶又快乐的偷窥乐园中。  「伯伯……快一点……」  女性的声音催促着老赵的动作,应该是和我想像的相同。  只是,我实在不觉得赵老那样动起来有什么令人兴奋的要素。  更令我在意的是,这个幼嫩的女声怎么听起来这么耳熟?我边想边探头往里面看,窄窄的卧房里,大床是唯一的傢俱,只留下能让门半开的空间。  床上是背对着我的赵老,光着屁股,正在努力摆动他的老腰。  那虾味先似的老阴茎,实在让人看不出有勃起的雄风。  虽然努力的想插入身下的女体中,却总是软软的在穴口戳刺。  无奈主人已经使尽浑身解数,仍是不得其门而入。  只能在阴阜上寻找一些小小的刺激。  虽然看见平时憨厚的赵老努力交沟的样子,已经够让人觉得诧异。  但更让我说不出话的,是在衰老身躯下方,被努力耕耘的女童。  虽然整个人被赵老盖住,但从他胯下伸出的纤细双脚,已经足已让我判断正在从事性爱活动的,是个年龄还不足以被认可的女孩子。  而且从挂在她脚上的碎花短裙和说话的声音,我也认出她正是我班上的好学生、同学的好榜样、老师的好帮手──班长雨嘉。  「伯伯、伯伯!快一点,再用力点!」  雨嘉从我看不到的角度,说着淫荡的话语。  从她不断摩擦的双脚,不难体会到熊熊的欲火在小女孩的体内燃烧。  在这种情形下,身为一个老师,我应该是要出门悍卫学生的清白。  但雨嘉的淫言软语,明显表现出享受性爱的样子。  自从来到这里之后,为了安顿生活和熟悉工作,也忙了一段时间,连打一枪发泄的时间都没有。  和平常文静老实的好学生截然不同,让我不禁看呆了之外,下体的肉棒也疾速膨胀起来。  我不由自主的拿出手机,偷偷的录起影来。  「乖宝贝……要伯伯快点……伯伯……怎么…教的……」  看得出来是尽最大努力的赵老,在他的「乖宝贝」  要求之下,也不得不拼命做下去。  「伯伯……好舒服,快插雨嘉,好舒服,插快点、用力点……」  雨嘉回应着赵老的要求,以换取老头给予的快感。  不过毕竟没有感受到性爱的美好,照本宣科的念这些台词,显得机械又呆板。  要能挑起男人的性欲,恐怕是不容易的。  不过听到这些词的赵老就像打了强心针一样,挺动的势头稍稍猛烈了起来。  但也就只是稍稍猛烈了起来,像离水的鱼一样用力抖动两下就只剩轻微的颤抖。  「乖女儿……再说…哈…哈……要伯伯插……再多说点……」  为求雄风再振,赵老再度向雨嘉要求更多的兴奋剂。  不过…雨嘉的年纪都可以当你孙女了,叫女儿真的差太多。  「伯伯、插我,快插我、插死你的小雨嘉、小雨嘉想要被伯伯插死」  在赵老的指挥下,雨嘉配合的吐出一连串的台词。  不知是不是一直得不到快感,机械式朗诵的感觉极度明显。  虽然音调呆板,但是对老赵还是蛮有用的。  「啊……啊……乖女儿……我要……」  赵老虾味先大小的阴茎抵着雨嘉的穴口抖了两下,人就翻身躺在雨嘉身边喘气。  少了赵老的遮蔽,少女的小穴完整的曝露在我的镜头下。  虽然上身被解开一半的衬衫里,已经看得到微微隆起的小馒头。  但下体还是一边光洁无毛,象微成熟女性的杂草连要冒出头的意思都没有。  虽然肉捧没有插入,但在不断的戳弄下,小穴口也张得开开的。  随着呼吸不断的开阖,还有跟着开阖节奏流出的淫水和几乎分不出的稀微精液,潺潺流向开始浑圆的小屁股。  「伯伯……人家没有舒服……你都好快就停……」  雨嘉推着赵老抱怨着,完全没发现自己的话有多伤害这个老男人的自尊。  「乖宝贝,谁教你太可爱、太让伯伯喜欢了,伯伯才会忍不住嘛……」  赵老把自己早泄的过错全推给雨嘉。  「不管啦……人家没有舒服…伯伯要让人家舒服的」  就算是这种衣衫不整的情况,被夸奖的雨嘉还是掩不住喜色。  「不然,用手指好吗?」  赵老说着就戳弄起雨嘉的小穴,也不等雨嘉同意,手指就粗鲁的在小穴里进出。  「每次都这样……下次要让人家舒服喔……啊…轻点…」  雨嘉嘴里抱怨着,却忍不住漏出了呻吟。  趁他们专注进行第二回合,我偷偷的从窗口退去。  看着手机里热腾腾的性爱实录,我决定不把日记送到雨嘉家了,回宿舍准备我的邪恶计划。  下午两点,绑着两个小辫子的身影又出现在教室附近。  她绕着教室走了两三圈,仔细的检查脚边的每一吋土地。  又贴在玻璃上搜寻着教室里面,看来看去都没有发现她的目标物之后,终於把头转向我的宿舍。  我赶紧低头假装抄写文章,掩饰一下自己一直偷偷观察她的事实。  「老师……」  走到我窗边的雨嘉,傻傻的等着我工作到一段落。  久等不到我停笔,终於开口喊我。  这小姑娘也真是太有耐心了,她再撑下去我就只能拿红楼梦出来抄了。  「啊…雨嘉什么事?怎么又跑过来了?」  我装作刚刚才发现她的样子,把桌子上草草乱写的纸张收一收。  还好窗台前用来踮脚的石板不足以让雨嘉看清我桌上的东西,不然当场就露馅了。  「我……我想问老师有没有看到一本小册子,白色的、上面有画小鸟的……」  雨嘉向我形容着她的「日记」,一边眼神闪烁的瞄着我。  我当然了解这个不正常的神情,是害怕我真的捡到又看了里面的内容。  而里面的内容,我在回来的时候就看过了。  除了记录了几次和朋友去玩的事情外,其他的都写了和赵老的性游戏过程。  从一年多前就不定时的写上一些,直到这一个月开始有了对赵老「力不从心」  的抱怨。  「喔喔!有啊,我才想说是谁的日记呢!」  我把日记拿出来交给雨嘉,脸上保持着一派神色自然。  这个时候得稳住,如果让她害怕了就前功尽弃了。  「谢谢老师」  雨嘉双手接过日记,仔仔细细的盯着我,确认我没有任何生气的表情才松了一口气。  「对了,雨嘉。有件事要拜託你。」  看她放下心来,我开始进行下一步。  「请问老师要做什么?」  雨嘉把日记本抱在胸口,像早上一样等着我的委託。  「李校长有交代一件事情,对於儿童的自身防护要宣导。我想知道大家了解到什么程度,所以想请你先看过。」  我随口把教育局的李专员拿来当愰子,反正她一个月来一次,也不能马上被查证。  「喔……好……」  我说的内容刺激到了雨嘉的敏感神经,虽然小镇资讯不发达,但是这些事情小孩子们也都知道。  平常玩来玩去,不然就听哪个人的爸妈晚上怎么做的,对於性也不是那么的一窍不通。  何况雨嘉刚刚才进行过那样的欢爱,这个词很容易让她做连结。  所以当我示意她进来坐在我的笔电前面时,她就有点战战兢兢的了。  「我先把窗户关起来喔!不然太刺眼会看不清楚」  我关起唯一一扇对外窗口,顺手把雨嘉刚进来的门也锁上。  「嗯……」  没进过我房间的雨嘉显得有点不安,但桌上不常见的笔电又觉得新奇。  小脑袋东转西转的,四处张望。  「好了,就是这个,你看一下。」  我点开离开赵老那边之后精心搜寻的教材。  「啊~~~~~」  雨嘉马上惊讶的捂住嘴巴,她宝贝的日记本也咚的一声掉在地上。  画面上出现的是个和她年纪差不多的外国女孩,在摄影机面前满脸笑容的脱着衣服。  虽然雨嘉还听不懂外语,但有一年经验的她在影片中同龄女孩躺床上掰穴的动作时,也知道这是在做什么的。  「老师……这……这个是……?」  雨嘉眼睛黏在萤幕上,呆呆的发问。  「喔!这个是教材,为了让你们了解什么是正确的性知识。」  我看着欲罢不能的雨嘉,胡诌了个理由给她。  「为什么要用这个……啊!那个好大……啊~~~插不进去吧?骗人……这样插进去了?」  雨嘉极力想维持理性的思考,但洋人的巨根出现在萤幕上时,她就完全被打乱了。  只看过赵老的她,难以接受这个大了快十倍的东西就这样插入同龄的小内中。  「喔喔!因为外国人的身材都比较巨大,所以生殖器也是的。你看那个女生不是也很舒服?」  我给了雨嘉一个理由安抚她,偷偷的把手搭上她的肩膀。  「真的耶……她看起来好舒服,叫得这么舒服……被这样用力插都没关系……」  雨嘉梦呓似的看着影片中激烈的交欢,和小女孩享受高潮所展露的媚笑。  不经意中已经把赵老教她的淫话给用上了。  「是啊~~这个是正常的性行为才会有的反应,如果没有这样的反应的话,就有问题喽!」  我拉着雨嘉一步一步迈向堕落的深渊,这当然不是正常的性行为,我可是精挑细选,好不容易才找到女方表情欢快、不见血、不粗暴的影片。  「真的吗?会怎么样……啊~~~拔出来了,流了好多白白的东西……好奇怪……」  雨嘉看着影片完事的画面,和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浓厚精液,以及女孩脸上的满足表情。  「如果在从事性行为的时候,没有像她这么舒服。那血液的流动会不顺畅,久了之后身体就会渐渐开始坏掉喔!」  我开始恐吓这个小女孩。  「怎么会?那要怎么办……看医生要花好多钱……奶奶也不能工作了……」  乖巧的雨嘉除了自己的身体外,第一个担心的就是相依为命的奶奶,眼泪马上就要从眼眶掉下来。  「别担心,老师的意思是一直都那个样子,如果之后改变的话,就不会有问题的。」  我摸摸她的头,安抚她。  「要像影片那个样子吗?那不可能……」  想到赵老的规模,雨嘉很自然的摇摇头。  赵老啊赵老,如果知道自己的雄风被一个小女孩这样轻视的话,恐怕会吐血而亡吧!「你会担心这种事情吗?」  我认真的问她。  「嗯……」  雨嘉迟疑了很久,刚刚一阵慌乱说了太多话,现在也否认不了。  又事关自己身体安危,在一阵心理拉锯之后还是点了点头。  「那要老师帮你看看吗?」  我直直盯着她的双眼,不让她有太多回避的空间。  「好……」  在各种担心之下,雨嘉还是同意了。  毕竟,学校的卫生保健也是我负责的,受了伤还是得找我处理。  在这一点上,稍稍让雨嘉觉得我来做也不是太突兀的事吧「那把内裤脱下来,躺在床上。」  我马上就提出来很突兀的要求。  「要…要这样吗?」  虽然和赵老欢爱多时,但是对我要做出这种事,还是突破了雨嘉的承受上限。  才因为我没有追问而松了一口气的心,又马上提了起来。  「如果不脱掉的话,老师怎么看得到呢?这是检查而已,很多妇产科的医生也是男生喔!」  我轻轻把雨嘉推向床边。  「好……」  雨嘉定住了两三秒,终於在千丝万缕中下定了决心。  一个小女孩要思考这么多事,虽然我是始作俑者也不禁为她感到辛苦。  虽然是下定了决定,但爬上床和在我面前脱下内裤的动作还是很缓慢,看得出来是在克服内心的煎熬。  好不容易把下身薄薄的最后防线脱掉,印有小白兔的棉质内裤卷成一团丢在床角,因为害羞的主人忙着拉枕头挡住脸。  我把雨嘉的裙子撩到肚子以上,刚刚被赵老玩弄过的小穴已经恢复成纯洁的紧闭状态。  待我轻轻抓住她的脚踝,往外推开呈M字型时,跟着张开的小穴口虽然不宽,但也证明了不是未经人事。  「别怕,老师要开始了喔!」  安抚一下看不到我的动作而全身紧绷的雨嘉,同时两只食指把阴脣撑开露出被紧紧包住的阴蒂。  「呜~嗯……」  雨嘉发出声音,不知是在回应我的安抚,还是因为小穴被扩张感到的紧刺。  「喔喔~~~~反应很不错喔!雨嘉的小荳荳看起来很健康,老师再帮你确认一下。」  在我的触摸和空气的刺激下,雨嘉的阴蒂渐渐突破包覆,硬硬的挺在小穴口。  发情的象徵刺激着我的视觉,让快忍耐一个下午的我再也受不了,说完就舔起雨嘉的小穴,特别用舌尖重点攻击勃起的阴蒂。  「噫……老师~~~~啊~~不要…舔…恩啊……会…会尿出来…啊…」  被我舔弄的雨嘉想要挣脱我的控制,但双手要压着枕头,大腿又被我紧紧抓住的她完全无路可逃。  「快…拜託…老师……停一下……让我去…厕所……不行…啊~~~~来不及了……啊~~~哈哈…」  不断扭着腰想要逃脱的雨嘉,在我的攻击之下,不到一分钟就缴械投降了。  高高抬起的臀部,把小穴送到我的眼前。  等不及肉棒插入的穴口,在主人的高潮下很努力喷出一两丝的淫水,向我宣告投降。  想我前女友在我的口技之下,都撑不了五分钟,何况你这个没有经过真正训练的小女孩。  我边想边揭开她已无力压着的枕头,在高潮的影响下,眼镜后的双眼佈满水气,湿润得连眼镜都快模糊。  小口微张着喘气不止,口水早就顺着嘴角流到床上。  「雨嘉舒服吗?」  「舒服……」  「想不想变得更舒服?像影片那样?」  看着完全发情状态的雨嘉,我手指抚摸着她湿润的嘴脣。  充满性暗示的动作和挑逗的音调,已经情欲大开的小女孩像被丝线操弄的傀儡,傻傻的点了点头。  「要忍耐一下喔!一开始会比较涨……」  趁雨嘉还没有清醒前,我迅速就战斗位置。  从拉链中挺出已经被前列腺液弄得黏呼呼的肉棒,抵上她的穴口。  「嗯…呜!!老师、老师,好…好痛喔!」  我用力插入龟头,就疼得雨嘉双手乱挥。  虽然我有考虑到赵老和我的尺寸差异,但是大了三倍多的东西要插入毫无开发的小穴还是困难重重。  「好好……老师先不要动,雨嘉很棒了喔!刚刚测试的结果都很好,接下来如果也会很舒服的话,雨嘉就是个健康宝宝了喔!」  我停下插入的动作,在雨嘉额头轻吻。  「嗯……」  没有被亲吻过的雨嘉,泪汪汪的点着头。  傻傻的被我从额头亲到脸颊,又瞪大了眼睛被我夺走初吻。  看她的反应,也知道赵老没亲过她。  想必那个老头每次都紧着脱裤子硬上,连给女孩子气氛的功夫都没有。  我只好从蜻蜓点水,一路教到双蛇交缠,把她从秀眼圆睁又吻到媚眼迷濛。  在接吻调教的过程中,一点一点的把肉棒往里面挤。  一开始感觉到被突入,雨嘉还会皱一下眉发出闷哼,等到吻到兴头时反应就不那么明显了。  不论是怎样的爱抚都是很重要的,就算只是简单的亲吻也可以让你的性爱之路顺畅无比。  「你看……老师都进去喽!会不会痛?」  完全插入后还留了三分之一在外面,没办法雨嘉的容量就只有这样了。  「不……会……」  雨嘉撑起上身,看着已经插入大半的肉棒,脸变得更红了。  「那老师要开始喽!」  我跪在床上,扶着雨嘉的腰,开始抽插起来。  「嗯……嗯……哈…」  屁股浮空的雨嘉,完整的承爱每次肉棒的插入。  虽然没有赵老那么用力,但是适中的力道和角度让她很快就进入状况,发出刚刚影片中的声音。  「有没有听到?那个吧答吧答的声音?那个是雨嘉舒服的证明喔!」  肉棒插入小穴,带起淫水的响声。  在我刻意指出的言语下,显得特别难为情。  「有……好…好大声……啊…雨嘉……好舒服……」  本来应该害羞得说不出话来,但在久违的快感袭来之下,被教育的性爱习惯就自己冒了出来。  「要更舒服一点吗?」  我稍稍放慢了速度,肉棒进出轻刮着膣肉。  「要…要……!老师,要更舒服…干雨嘉……更舒服……啊恩…」  熟练的淫语从口中吐出,索求着快感的雨嘉已经看不出XX来岁的样子,更像个久旱逢甘霖的寂寞少妇。  为回应她的渴求,我认真抽插起幼嫩的小穴,肉棒无保留的享受青春爱液的浇灌。  「啊……啊…老师、麻麻的……小穴嗯~~~~头……都麻麻的……老师……好舒服……雨嘉要变奇怪……了…啊……快、再快一点……要插死雨嘉了……老师……插死…雨嘉……」  雨嘉被全面来袭的快感弄得淫语连发,不得不说赵老真的调教有方,把一个小女孩弄得越舒服越淫荡。  在她的淫语催促之下,我也不由得全力插弄她。  在这个姿势下,雨嘉像个大型的自慰套被我抓着猛插,很快就到了终点。  「老师~~~~~啊~~~~雨嘉……要…死……哈哈哈~~~」  雨嘉再度高潮时,我也射出积存一个月的牛奶。  在雨嘉像摊泥一样躺着喘气时,还不住的往小穴里喷射着。  「检查做完了喔!雨嘉有没有觉得很舒服、很舒服?」  射完之后,我维持着插入的姿势把雨嘉拥入怀中。  「有……真的…舒服到……好像要飞起来……」  为了向我表示她能达到舒服的最大值,以确认身体没有问题。  这是她所能找到最好的词彙了。  「那老师和赵伯伯哪个比较舒服?」  我露出邪笑。  「老师……啊!老师你怎么……」  雨嘉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是啊…如果不是有看到,老师还真不知道雨嘉是个淫荡的小女孩呢!」  我拿出手机把放学后录到的影片播给雨嘉看。  「啊~~~关掉、快关掉……」  看着自己和赵老的半性爱活动,雨嘉终於恢复了害羞。  「有什么关系如果不是被老师看到的话,老师就不会和雨嘉做。雨嘉也就不会那么舒服了喔!」  我关掉影片坏坏的笑着。  「不管啦!不管,老师偷看人家,老师是坏人」  娇羞之下,她耍起了我不曾见过的小脾气。  双拳挥动着,在跪姿下弹动的小屁股,让刚刚射进去的精液一坨一坨的滴在床上。  「好好~~~老师错了,对不起。」  本来还想用影片威胁一下,看她没有生气的样子,我也就放下了心。  「那老师要处罚!」  她双手叉着腰,像平常喝斥不听话的男生那样,除了双腿间还不断滴落精液之外。  「要怎么处罚呢?」  我看着嘴角已露出奸笑的她,打趣问道。  「我要再做一次!」  说罢就向我扑来,笨拙的用刚刚学到的吻技攻击我的嘴脣。  很快的,房间里又再次传出与这个学校不相符的淫声浪语。本帖最近评分记录观阴大士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大香蕉含有成人内容!适合20岁以上人群浏览。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不要随意转播!广告合作:[email protected] 免责申明
    [老司机开车啦!!大香蕉视频,大香蕉在线视频,大香蕉在线视频,青娱乐,草榴社区,草榴在线视频,丁香社区,哥哥干在线视频,哥哥去在线视频,,久久在线视频,久久免费在线视频,] 版权所有 © 2010-2017 all rights reserved.